>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苟江网>社会>一起户外救援悲剧:救援完成后,突然袭来的山洪带去了两位队员的

一起户外救援悲剧:救援完成后,突然袭来的山洪带去了两位队员的-苟江网

2019-12-02 17:42:12阅读量:256;作者:匿名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第38期《三联生活周刊》上。文章的原标题是“十五人获救,两人失踪:一场户外救援悲剧”。严禁未经许可转载,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调查。

9月3日,在深圳殡仪馆为蓝天救援队的两名牺牲成员许廷秀和尹启河举行了追悼会

看着救援队用滑轮、下降器和三根绳索搭建起下降系统,郑秦原在这次顺流而下的旅程中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安全感:伤员在中间,左右救援人员可以随时同时下降实施保护;下降装置是专门为不能移动的人准备的。如果下降速度太快,它会自动锁定。即使操作员双手离开,人们也不会摔倒。

郑秦原是队里体力最差的,以前从未参加过超过8小时的徒步旅行。她告诉我,最初这一次她只是来看传说中的瀑布。一周前,她的户外微信群“盲人行走群”中有人贴出了一张她家人在白马溪徒步的照片。在清澈的水池里,有人在游泳,一列白色的火车穿过绿色的树林,直落池底。随后,组长“梁队”发出了征召令:“今年最后一次去白马溪瀑布的行程,限20人。”

在两天内,该小组迅速召集了24人,实际上是23人,准备好的车辆从小型公共汽车换成了小型公共汽车。出发前几天,梁队提醒大家要准备快干衣服,最好穿上鞋子顺着小溪走。此外,他没有给这次旅行更多的提示,也没有告诉每个人他们将要进入一条他甚至没有走过的未开发的道路。

白马溪是广东惠州东部白马山周围几个未开发冲沟的地方名称。最高海拔为640米,但中间有三座20米高的悬崖将沟壑分成瀑布。自从2005年宣布第一次成功穿越以来,白马溪吸引了当地游客。走过这条路的海鹏告诉我,如果这条路按1到5的等级由易变难,不下雨时难得3分,潮湿时难得5分。

郑秦原告诉我,他们的户外团队持续了三四年,人员相对稳定。平均年龄超过40岁。他们基本上每周或每两周都有活动。他们大多数人都有超过10年的户外经验。然而,据8月24日在白马山遇到他们的另一群游客称,“他们只是在溪口泡泡池的水平上玩耍”。团队召集人为什么要告诉本报?当时,这群旅行者只带了一根短绳子,一开始没有拿出来。没有人戴头盔。没有人穿毡底鞋涉水,甚至穿洞穴鞋。

为什么那天中午团队和徒步旅行者在大瀑布相遇?事实上,大瀑布的位置并不深于峡谷。顺利到达那里只需要一个小时,基本上不需要爬绳子。事实上,大瀑布也是他们旅行的终点。为什么是第四次来这里?除了一次来瀑布玩以外,他从未踏入过更深的地方。瀑布刚刚爬到瀑布顶端。因为下雨,领导喊着赶快下车。他试图说服那些眼睛明显虚弱的旅行者不要进去。他得到的回答是:“没问题,我们有一条好路线。”

蓝天救援队同一天前往白马山雨寒第一梯队阿鹏和刘二梯队(黄宇带走)。

然而,事件发生后,当时决定向前迈进的几个人告诉本报,他们的轨迹图只到达了大瀑布(Great Falls)。午饭后,六个人直接返回峡谷,而另外17个人决定继续前往深谷。首先,他们期望深谷里有更美丽的风景。第二,考虑到峡谷的地形容易攀爬,难下山,根据经验,他们希望通过追踪溪流到达山顶,然后下山到一条更平缓的山路。

然而,在那之后的旅程的难度远远超出了预期。从溪口开始,他们需要爬上三段平均高度为20米的悬崖。郑秦原说,她不情愿地跟随几乎都是因为男运动员“拉啊拉”。到达第二个20米高的悬崖后,她“僵在悬崖上,动弹不得,胳膊和大腿都在颤抖。”当时,是队长放下了绳子。她身后的一名男性队员将绳子系在她的腰上。然后她把绳子绑在手上三次。上面的人直接把她拉了上来。对她来说,从那以后,旅程变成了一次不受控制的冒险。

经过将近四个小时的跋涉到达山顶,他们只发现茂密的森林和悬崖,以及一面旗帜作为路标。"既然其他队已经在这里扔旗了,就一定没有出路了。"郑秦原他们当时以为。下午5: 30,领导终于决定原路返回。

危险突然发生,并决定撤退。在最高的悬崖上,队员“贝尔”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从悬崖上摔了下来。那里20多米高的悬崖又滑又陡。徒步旅行者没有绳子,前后排着队。他们拿着一根悬挂在那里的水泥水管伸出援助之手。“铃”在第五个人的位置。郑秦原刚走下几步,就看见她从悬着的水管和悬崖之间的缝隙中滑了下来。"她似乎想用脚制动汽车,但她根本停不下来。"在一声尖叫中,“铃”从20米高的悬崖坠入深潭,“躺在水上,一动不动”。几个刚刚到达谷底的徒步旅行者很快把她拖出了游泳池。一阵人工呼吸后,贝尔恢复了知觉,尽管她还不能坐起来。检查后,发现三颗“钟形”牙齿缺失,下巴撕裂,肋骨骨折,腿部粉碎性骨折。

这是整个团队失控的转折点。“贝尔”事故后,没有人敢继续下去。除了两个下山寻求支持的人之外,15名徒步旅行者被分成两组,其中9人在上层平台,6人在下层平台,包括“贝尔”。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帮助。24日下午5点悬崖一落,队长和队伍中的几个大哥就拨通了深圳蓝天公益等消防救援队的电话。郑秦原对队长在电话中的急切有着深刻的记忆:“他一直敦促救援队不时询问他们去了哪里。同时,他强调伤员不能移动。他想要一个担架,最好下面有一个气垫。”领导是这群游客的极端反应。郑秦原说队里的每个人都很紧张。那天晚上,她听到有人小声说,“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所有的球员都有责任吗?”其他人说,他们将从这个团体退休,再也不会参加这样的活动。

从下午5: 00到第二天凌晨,15名徒步旅行者被困在离地面20米的平台上,在山谷深处的悬崖边缘停留了7个多小时,相比之下,他们进入山谷时是24日上午9: 00才停留了15个小时。旅行者越来越差了。他们原本计划当天下午离开这座山,晚上没有任何设备。与此同时,由于担心救援队会指责它引发山火,并对撤离时间过于乐观,前一天晚上点燃的篝火被徒步旅行者自己熄灭了。结果,雨下了一整夜。

25日上午0: 10,深圳蓝天救援队和惠州蓝天救援队终于遇到了从悬崖上摔下来的徒步旅行者,并开始对伤员进行基本治疗。2点钟,深圳公益救援队带着担架赶到,开始与蓝天救援队铺设绳索系统转移伤员。

徒步旅行者们看着这个系统一点一点地建立起来,“希望尽快转移伤员”25日上午8点,当担架“铃”被放上下降系统时,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郑秦原想,“下一个轮到我们了。从现在开始,它必须是安全的。”

但是“安全”只是旅行者的想法。从他们进山的那一刻起,救援队成员的心情就从未放松过。

预警台风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25日早上6点,正在建造绳索系统的深圳蓝天队成员在雨中感到寒冷。他们又一次看了看白马河谷上方狭窄的天空。他们仍然没有看到应该出现在东方的低四分之一月亮。只有厚厚的云层随着广东夏季特有的温暖潮湿的雨水落下。在刚刚过去的晚上,她不断重复这个动作——抬头看天空中的月亮,然后低头看山谷里的水是否已经上涨。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今年的11号台风“白露”将登陆福建东山岛,在白马山以北250公里处。广东省42个地区发布了台风警报。此时白马山所在惠东地区海面风力高达10级。

小环境地形降水的准确预测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24日凌晨1点,雨寒接到后方消息,约60至80分钟后将有一轮暴雨。她很快安排了一根绳子向上爬,以方便当时的转移,但大雨没有发生。然而,每个人都知道,即使这头巨大的洪水猛兽的任何边缘气流与白马山有所接触,它也可能造成足以吞噬所有人的山洪。

尹启河、徐廷秀、于涵和彭丽媛在24日晚上8点收到求救信息。那天是星期六。深圳蓝天救援队的四名队员清晨从深圳驱车前往惠州,为惠州蓝天队进行绳索训练,时间为上午9点至下午7点。当他们和惠州蓝天救援队的一组成员在一个食品摊吃饭时,蓝天救援队传来消息,惠东县白马山有24名徒步旅行者正在野外徒步旅行。一名女性徒步旅行者不小心从悬崖上摔下来受伤。其余16名游客被困在峡谷中,无法动弹。同时,我问惠州的四个队友是否可以离开球队。

他们四个人毫不犹豫地吃了几口米饭就出发了。他们知道,他们是团队中唯一可以立即动员起来的力量。韩愈说:“考虑到那天的台风,不应该有任何人上山。组织队员为救援做准备是一项城市救援服务,根本不是山野救援服务。”尹启河当时想:“天不是还在下雨吗?我们是最接近的,赶快进来抓住那些人。”惠州蓝天队将11颗星星和其他人一起送到白马山。与此同时,它为深圳蓝天的四名成员更换了对讲机,并携带了公共救援设备——一个担架和三条绳索。

在路上,他们遇到了大雨。他们一度非常担心山里的条件。晚上10点38分,尹启河和他的四个同伴到达白马山脚下。没有下雨。他们会见了前来迎接他们的徒步旅行者,并与惠州蓝天的明星和队医组成了第一梯队。

根据徒步旅行者描述的位置,受伤者在第三个悬崖上,离山顶最近,"但是他们走得很快,20分钟后就会到达"。苏星在山里长大。他意识到这里的山路不容易走。地面是拖拉机路。一边是当地种族的果树林,另一边是河道。悬崖很滑,有许多不规则的石头,和以前的山不一样了。

救援中的许多信息是不对称的。例如,徒步旅行者告诉蓝天救援队,惠州消防已经到达,他们携带担架、绳索和其他设备。所以蓝天队放下担架来减轻他们的负担。然而,当他们在山上的岔路口遇到消防队时,他们发现根本没有担架。"我们奉命帮助你并将担架抬下来。"对方说。

在徒步旅行者描述的20分钟山路上,经验丰富的救援队花了一个小时,但是当他们到达时,他们无法转移伤员。他们必须首先治疗和安抚伤员,同时等待第二梯队和其他救援队拿出担架。

在中间,两名当地(惠东)徒步旅行者志愿者穿过一条当地人所知的山路,绕过山顶到达被困人员聚集的悬崖顶部,带他们绕过中间的两个悬崖,直接走到受伤人员和其他五名徒步旅行者聚集的平台下面四五米处的一个小平台,“极大地帮助了救援队”

在凌晨1: 00设置好登山绳以在必要时躲避洪水后,雨和寒冷也想了一会儿,既然在山上找到了一条路,是否有可能考虑将徒步旅行者向上移动,“以使大多数徒步旅行者远离危险”。

然而,这项提议遭到游客的反对,他们强烈要求首先确保受伤者的安全。很快,凌晨2点,深圳公益救援队带着担架赶到,双方队员也有了大致的了解。考虑到抬担架的人力消耗太大,他们最终决定把担架抬下来。首先,它从受伤的平台转移到9名徒步旅行者聚集的小平台,然后从小平台转移到较低的峡谷余韩说,因为绳索系统的每一部分都需要三根绳索来转移担架,余韩移除了先前的绳索,这也意味着其他旅行者在担架转移之前不能移动。

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创始人郝南也一直在关注救援。24日晚上10点,他向前线指挥部发送了一份判决书:“根据卫星图像,白马山将在6-8小时内出现大规模降水。建议密切关注水位,尽快转移旅客。”深圳公益救援队负责人员后,他们告诉他,当时他们根据资料进行了更详细的分析,判断有一个降水窗口期。他们应该能够尽快完成疏散,所以他们决定让旅行者稍微等一会儿。

事实上,降水的窗口期确实出现了。根据郝南后来从最近的气象站得到的统计,当天每小时的降雨量直到10点才达到20毫米,即使受伤的“铃”用尽了最后一根绳子,在8点38分移动到森林小径,给徒步旅行者留下至少一个半小时。然而,游客的转移实在太慢了。

2018年5月12日,在四川省达州市铜川区参加模拟地震救援演习的蓝天救援队成员被用滑绳运送。

“那天队里的队员足够了,但还不够。每个人都有工作要做。”雨很冷。25日早上7点,在为担架最后一段布置绳索系统时,尹启河在上面设置了系统,让雨水冷却下来,观察绳索状况。两个人彼此分开了。

下面的情况有些复杂。直接放下绳子,担架就会直接掉到游泳池里。她必须做几个锚定点,并将绳子向右转动,以确保担架落到石头上。完成后,她抬起头,看到大石头挡住了她的视线。她没有看到尹启河。与此同时,她看到两名受伤的球员已经在下面。其中一个穿着蓝色衣服。那是彭。

大多数人关注受伤者。他们把“钟”带到森林小径,加入了等候在那里的蓝天和公益救援队的第二梯队成员。韩雨原本打算这个时候回去。在过去的两三年里,她一直是尹启河的搭档。她对上面的尹启河和徐婷秀没有技术上的担心,但是在这个救援地点,尤其是他们的对讲机都死了。她希望和队友在一起。

然而,在山区转移担架需要20人轮换和保护,下面运送担架的人数远远不够。这时,公益救援小组的成员说:“别担心,我们还有两名成员在上面。我们的对讲机仍在工作,可以连接。”这是蓝天球员倒下的最重要原因。

然而,无偿救援队中自愿留下的两名成员很快被徒步旅行者说服下山。郑秦原告诉我:“当时,每个人都告诉他们要保护伤员,我们可以自己下山。”随后,两名公益救援队成员跟随徒步旅行者从前线阵地撤离,并护送9名徒步旅行者出山。

后面的工作远没有旅行者想象的那么简单。由于大多数旅行者缺乏寻找后代的经验,尹启河和许廷秀不得不教他们如何一个接一个地使用后代,以及如何选择点数和如何施力。“只有两个具有锁定功能的后代,每个人平均需要10分钟。下降后,下降者将被送回,所以时间被浪费了。”郑秦原说道。

当受伤的“铃”往下移动时,山里已经在下雨了。在一段由雨和寒冷拍摄的视频中,雨使水面变白,雨声淹没了声音,雨越来越大。

最大的问题在于郑秦原。原来,她的队友认为她是女性,体力差,所以她是第一个下潜的,但面对20多米高的悬崖,她就是不敢下潜。就这样,她从头到尾等着,但还是不敢。“当时,一个人不知道情况真的很危险,另一个人是情绪可能已经崩溃了一点。”她说。

在下来的路上,锁扣被拉开并锁上了。这时,许廷秀从下面冲到中间位置,说你转过身来面对着我。安全环系在我身上。你坐在我腿上,我把你打倒了。但郑秦原当时觉得另一边的一个小女孩又瘦又小。她怎么能坐在自己身上?她仍然坚持自己。

最后,徐婷秀给她换了一把u型锁,把绳子下端的尹启河递到悬崖顶上,把她像篮子一样一点一点地放在地上。

这是你能知道的关于尹启河和许廷秀的最后一张照片。转过巨石的拐角,郑秦原也看不见他们。郑秦原说,当她的队长在底部等她时,他看到她,喊道:“你知道上面有一个大坝吗?一旦溢出,水就会流下来。我尽力叫你赶快下去,但是小女孩婷秀说不要着急。她担心如果她催你,会有危险。”

郑秦原和队长没有在水位上升前走出几十米。雨和冷布绳拐点处的2米高的石头被完全淹没了过去。他们去了悬崖边的树林,幸运的是找到了一条拖拉机路来翻越山脊。在某个位置,郑秦原瞥了一眼山谷,发现整个山谷看起来像他们那天看到的瀑布照片,像一场白色的练习。

沿着山路绕行了很长一段时间后,郑秦原和领队在下午2点从山上出来。她被雨淋得浑身冰凉,问道:“齐河和亭秀在哪里?”她停顿了一下,雨和寒冷也停顿了一下。几分钟后,每个人都意识到帮助15名徒步旅行者撤离的两个人可能不会出来。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周围所有的救援力量都在寻找两名蓝天队员。仅蓝天救援队就派出了八个梯队。起初,每个人都不愿意相信最坏的情况会发生。“在一次救援中,最有户外经验和最有逃生手段的救援队成员怎么会出事?”

过去两天溪口的水仍然很重。雨和寒冷一直留在山脚下。当有机会进山时,我的声音嘶哑了。然而,25日晚,一名村民在水库下游发现了一支蓝天救援队的头盔。皮带断了,被撞击留下的瘀伤覆盖着。雨寒意识到这两个人害怕遇到麻烦。

26日中午,搜救队终于能够到达徒步旅行者当天撤退的地点。许廷秀的尸体在事故发生平台下的水池中被发现。她手里拿着提升器,卡在石头缝隙里。一天后,尹启河的尸体被发现在水底相同的位置,他的手一直抓着绳子。两人都有严重的头部受伤,人们猜测“这应该是洪水马上就要来的问题”。

这是自蓝天救援队成立12年来,该队的一名成员首次在执行任务过程中死亡。这也是两名队员被队友认为“最不可能发生事故”的原因。尹启河自2013年蓝天创建以来一直在深圳。他获得了国际搜救教练联合会的激流水救援证书和紧急救援部门的紧急救援人员证书。他每年都参加团队的绳索营救和下坡比赛。在蓝天下,如果你一年工作200小时,你可以得到一张奖状。如果你的队友检查一下,尹启河近年来已经服务了20,000个小时。

尹启河死前在it行业工作。他在市区工作,每月挣1.5万元。多年来,他一直住在深圳郊区的一所老房子里,离单位很远,但离基地很近。房间里的一切都乱七八糟。没有锅碗瓢盆。水壶是唯一可用的电器。所有的灯都坏了,没有一盏灯亮着。这个房间里一切像样的东西似乎都与蓝天有关。备用包放在角落里,里面有所有的设备和材料。晾衣绳是一根带有安全扣和一叠证书的攀登绳。

许挺秀则在2017年加入蓝天,2018年成为正式队员,但她是过去一年整个蓝天队

上海快3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快乐8购买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perisareljic.com 苟江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