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苟江网>军事>99游戏 孙建锋:“ 创课”·“创客”

99游戏 孙建锋:“ 创课”·“创客”-苟江网

2019-12-24 14:41:01阅读量:4327;作者:匿名

99游戏 孙建锋:“ 创课”·“创客”

99游戏,“ 创课”·“创客”

孙建锋

当下风行“创客”。创客,是指不以赢利为目标,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创客以创新为核心理念,热衷于创意、设计、制造,有意愿、活力、热情和能力为自己,同时也为全体人类去创建一种更美好的生活。

教师怎样成为“创客”?在我看来,教师可以通过“创课”成为“创客”。

一次,某名师工作室邀我为其成员讲一堂“对话”课。这堂课该怎样讲?我把自己作为“创客”,通过“写一写,读一读,听一听,说一说”四个环节,进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创课”。

写一写:()+()=?

彼此初相见,我先请工作室成员的老师们落笔写下自己的姓名,然后空两格再写下“孙建锋”,接着在两个名字之间写上“+”号,随后写上“=”号,最后写上一个关键词。

一分钟后,这道加法算式便有了收获——

——“语文”“师徒” “差距” “快乐”“缘分”“似曾相识”……

这个“对话”环节的创意设计,意味着对话开启的时候要身心打开,让人接收到你释放出来的心灵磁场。心灵磁场是灵魂散发出的暗物质,是一种软实力,也是一种隐形力量。一个人的灵魂纯净,散发出来的心灵磁场自然能够净化身边的人,身边的人立刻会感到很舒服,觉得跟他有缘分。

读一读:( )-( )=?

第一个“对话”环节过后,我相机请工作室成员的老师们读两组“图片”。

两组“图片”各三张,每认出一张图片上的人物就得到100分。然后用“认识的”减去“不认识的”完成算式 “( )-( )=?” 。

第一组“图片”一出示,老师们异常兴奋地 “惊呼”他们的名字——“王力宏、李敏镐、都敏俊”。在愉快地欢叫声中,每个人都轻而易举地获得了300分,极大的满足感与成就感使得他们急不可耐地要求赶快出示第二组“图片”。

第二组“图片”一出示,老师们却瞠目结舌、集体沉默,因为他们一个也不认识。

“她们是享誉全国的著名特级教师——霍懋征、斯霞、袁瑢”,揭示谜底后,我说,“请你们自己与自己对话,在心理完成‘( )-( )=?’算式吧。”

“我想说说心里话”,一个老师按耐不住了,“演艺界三位当红的靓男我全认识,小语界三位著名的小学语文特级教师我一个不认识,300-0≠300;300-0=迷失与追慕。由此,我知道了自己的迷失,也悟出了该有怎样的追慕。”

……

从迷到悟有多远,一念之间;从心到心有多远,对话之间。

这个“对话”环节的创意设计,意味着对话的真义在于引导,引导语文人对人文价值观有着明确的追慕方向,创生“仰望星空与俯察大地”的高贵感。假若一个语文人缺少人文精神的“高贵单纯与静穆伟大”所形成的“追求真理”的气场,缺少求知的神圣感与崇高感,缺少对传承人类精神文明者神圣的敬畏感与仰止感,缺少经营内心精神的紧迫感与回归精神家园的皈依感,就会方向迷失、精神疲软、职业倦怠。走出这一窠臼,和过去的“迷失”斗争的过程,就是一个有向度的人的精神世界与深度的性格重生的过程。

听一听:( )×( )=?

第三个“对话”环节,是请工作室成员的老师们与三个微视频中的“对话”对话——

第一个微视频:崔永元与刘晓庆对话——

崔永元:“晓庆老师,上次我看您那个《风华绝代》话剧演出的时候,我记得非常清楚,还有半个小时才开场,您就站在那个幕的一边,在黑暗中站着,是不是在把台词都得回忆一遍?”

刘晓庆:“对!事实上我是提前三个小时就站在黑暗中,不跟任何人说话了。”

第二个微视频:柴静与冯小刚、李安、卡梅隆对话——

冯小刚:我的另一类电影里的玩世不恭的态度,其实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比如说一个人骂你,他骂得没道理,你不去辩论,比如说他说你黑,你终于看出我黑了,我其实比那黑还黑!

柴 静:你是觉得这让对方没话说是吗?

柴 静:好像你的大部分电影都是讲纯真的丧失。

李 安:纯真不光是丧失,你对纯真的怀念本身是一种情怀。我觉得那种怀念不能丧失。我觉得纯真在内心深处,还有你最珍惜的这种友情,跟人的关系。我觉得要保留,那是一种精神状态,那是种赤子之心。

柴 静:【2012年3月26日,57岁的卡梅隆,刚刚创下一项新的世界纪录,他独自蜷缩在狭小的潜水艇里,以每分钟150米的速度,下潜到世界海洋最深处马里亚纳海沟,下潜深度达到10898米,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位独自目击地球最深处景象的人。】“你要在黑暗中历经长达十多个小时……这听起来并不好玩。”

卡梅隆:那是你的感觉。

柴 静:请你解释一下。

卡梅隆:对我来说有趣的是挑战本身,重要的不是刷新潜水世界纪录。重要的是创造新的技术,去探索地球上人类最后一片未知的地方。

柴 静:科学探索不是你的事,你只是个导演。

卡梅隆:在过去七年中,我只拍过两部电影,却做了八次深海探索,所以我在这方面投入的精力远比拍电影要多。在好莱坞当导演只是我的一份兼职。

柴 静:那你到底是谁?

卡梅隆:问得好!我想你问的是我对自己的定位。我认为我的本职是拍电影、写剧本,但创作剧本和深海探索是共通的。因为仅仅探索是不够的,你还要把记录的画面和故事带回来,并和大家分享。

第三个微视频:刘航与杨丽萍对话

刘 航:【最近,杨丽萍携她担任总导演兼女主角的大型舞剧《孔雀》在全国各地巡演。在昆明我与舞蹈家杨丽萍进行了一场关于舞蹈、生命与自然的对话。】你对舞蹈的定义?

杨丽萍:宗教和信仰。用语言没有办法表述的时候,舞蹈是我的最佳语言。有时,我讲话都讲不好但是我能用舞蹈表达出来。

刘 航:有人很好奇,这种灵感来自哪里?

杨丽萍:全部来自大自然。其实我觉得我真正的学校是生活和自然,还有生命本身的这个过程,是太好的一本书。

刘 航:【在大型舞剧的开篇中,杨丽萍在一个颇具震撼效果的梦境中出场,剧中的孔雀是鸟,也是人,是有情世界的芸芸众生。孔雀化身的杨丽萍,通过孔雀的动作来表现爱恨、伤害、诱惑和彷徨。这些情感的流露,也是她带自传性质的表达。】

杨丽萍:冥冥之中,我老觉得我和孔雀分不开,可能我觉得我上辈子就是孔雀吧……(《生命舞者杨丽萍》)

这个“对话”环节的创意设计,意味着三个微视频中的“对话”为“被乘数”,而每位教师的对话则是“乘数”,若“被乘数”不变,“积”的大小取决于“乘数”,设若不去对话,“乘数”为零,“积”自然为零。

说一说:( )÷( )=?

从教育的视角, 说一说你与微视频中的“对话”有怎样的对话?

工作室成员的老师们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畅所欲言、各抒己见——

——刘晓庆作为一个演员,为了更好地“入戏”,在《风华绝代》话剧演出的时候,她提前三个小时站在幕后的黑暗中,就不跟任何人说话了。作为一名老师,为了上好每节课我们要不要提前“入课”,课前三分钟,或者课前三十分钟,就把将要上的课“过一下电影”呢?

——在我看来,冯小刚、李安、卡梅隆三位导演,都有孩子气。

冯小刚有一种孩子的“抗逆”,李安有一种孩子的“纯真”,卡梅隆有一种孩子的“冒险”。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内在小孩。无论你是否看到他、关注他,他都如影随形地跟着你、提醒你。有人说内在小孩是我们的“真我”,而所谓“成为你自己”就是为他去除各种束缚,从而活出真实的自己。作为一名小学教师,要把心中内在的小孩放出来,和班上的孩子一起“玩”,这样才能“玩”在一起。

——表面看来卡导的“潜海”是不务正业,正因为他的“不务正业”,才看到了别人不曾看到的海底景观。他又把这“景观”变成画面和故事与人分享。他的追求,他的冒险,他的探索,他的个性,他的视野,他的洞察,他的创造,他的分享……构成了他的大格局。正因为他的格局大,他执导的电影也成了大片。我常想,每个孩子的内心世界不都有一片深不可测的大海吗?老师能像卡梅隆一样潜入孩子心海的马里亚纳海沟探索吗?能像卡梅隆一样胸怀大格局执导好每一节课吗?

——杨丽萍能够自编、自导、自演大型舞剧《孔雀》,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舞蹈家。我想,一位优秀的教师也应当像杨丽萍一样能够独立开发课程,独立设计教案,独立举行公开教学。

……

这个“对话”环节的创意设计,意味着三个微视频中的“对话”为“被除数”(定数),而每位教师的对话则是“除数”(变数),“商”的大小取决于“除数”,设若不去对话,“除数”为零,则无意义。

“创课”成为“创客”,怎样看?

在大卫·布鲁克斯看来,没有一件值得一做的事情,可以在人的一生中完成,我们必须用希望来拯救;没有一样真实或者美丽的东西,可以在历史的一瞬间展现它的华彩,因此,我们必须用信仰来救赎;没有一件事情,哪怕它是美好的,我们可以独自完成,因此,我们必须用爱来拯救;没有什么善良的行为是完全的善,不论是从朋友、敌人,或者我们自身的角度都是这样,因此我们必须用完全的爱来拯救,也就是用宽容。

在我看来,无论哪一天,无论哪个教室,无论哪位教师,只要你愿意,愿意怀揣“希望、信仰、爱与宽容”,都可以创课。创课,就是创客。不是吗?

(作者单位: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教师培训中心)

本文选自《语文教学通讯·c》2014年12期

湖南幸运赛车

© Copyright 2018-2019 perisareljic.com 苟江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