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苟江网>社会>刚刚!柳州“大毒枭”张加爱涉黑团伙受审!曾将三任柳江县公安局

刚刚!柳州“大毒枭”张加爱涉黑团伙受审!曾将三任柳江县公安局-苟江网

2019-12-01 09:41:00阅读量:2687;作者:匿名

今天(10月15日)上午,以张艾嘉、秦春团为组织者和领导者的黑社会组织11名成员在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罪名是组织、领导和参与黑社会组织犯罪、贩毒制造犯罪、强迫交易犯罪、非法持有枪支等犯罪。根据起诉书,该组织向赵平初、谢启托、魏海等公职人员行贿,共计132.4万元及其他财产。

张艾嘉

根据起诉书,被告张艾嘉,绰号“爱哥”,男,45岁,小学文化,来自柳州市柳江区城团镇,被判盗窃罪。被告秦春团,绰号“土狼”,男,53岁,小学文化,柳州市柳江区拉堡镇。其他九名被告都来自柳州市柳江区。最小的张忠28岁,最大的魏嫘祖39岁。

根据起诉书,被告人张艾嘉、秦春团、魏嫘祖、罗洪海、张忠、魏海璐、张家芬、秦浦田、黄如瑞、梁朱仙和罗武贵分别犯有组织、领导和参与黑社会组织、销售和制造毒品、强迫交易、非法占用农地、洗钱、伪造公司印章、寻衅滋事、故意伤害、非法持枪和勒索钱财的罪行。

一、黑社会组织犯罪事实

组织、领导和参与黑社会组织的事实

根据起诉书,被告张艾嘉自2007年以来一直参与毒品相关犯罪活动。2010年,张艾嘉与被告秦春团相识后开始合作,并组织被告张忠等人开展犯罪活动,逐渐在柳州市柳江区树立了不良声誉。张艾嘉、秦春团为首的黑社会组织通过招募闲散的社会人员,组建相关经济实体,采取寻衅滋事、强令交易等违法犯罪手段,获得了较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影响力。

在其发展过程中,该组织收集和培养有犯罪记录和不端行为的闲散社会人员,以增强他们的力量。该组织通过威胁、恐吓、扣押等手段,大力干预经济领域,排除竞争对手和垄断经营,非法获取柳江区石场经营、土方工程和沥青路面铺设等经济利益,并依靠贿赂相关公职人员使该组织成员获得非法保护。

组织具有一定的规模、固定的骨干成员、稳定的结构、明确的层级和职责分工。该组织的成员张都来自柳江区红宝石村的张家。大多数其他成员来自柳江。

该组织先后购买股票并成立了几个经济实体。通过一系列非法和犯罪活动,它攫取了非法经济利益,增强了实力,以回报和控制其成员,并拉拢和腐败公职人员。其经济特征主要表现在:(1)被告张艾嘉将非法贩毒和制造获得的巨额利润注入到组织起来成为股东和创业的企业中,从而增强了组织的经济实力;(二)该组织非法占用农用地,无证开采柳江区城疃镇红宝石村白云山(又称白洋山)大理石矿,取得经济效益的;(3)该组织非法从柳江区内的石场管理、土方工程、沥青路面铺设等项目中获得巨大的经济效益。(4)该组织为其成员支付薪金、股息、娱乐费用、购买车辆和房地产及其他相关费用。此外,它还贿赂其成员以获得非法保护,从而巩固其成员的关系和结构,并维持该组织的有效运作和发展。

该组织的非法和犯罪手段的特点是明显的暴力、胁迫和软暴力。先后实施了数十项违法犯罪事实,涉及八项指控。在柳州市和柳江县(区),故意找借口制造事端,多次进行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妨碍公务、非法占用农用地、行贿受贿等犯罪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经济稳定。

(2)强迫交易的事实

1.2012年5月,柳江县国土资源局招标拍卖原柳江县民政福利厂国有土地。张艾嘉和秦春团在柳州一家房屋公司的股份参加了竞标。得知受害者董代表另一家公司报名竞标后,秦春团、张艾嘉和张忠邀请董去柳工大道的一家餐厅“吃饭”,并通过语言恐吓迫使对方“同意”退出竞标。最终,张和秦以2745万元的底价中标。当该公司赢得建造住宅区的投标时,居民们筹集资金建造了一堵用于正常旅行的墙,并且没有受到施工的影响。张艾嘉指示张忠从社会上找个人拆除围墙。在上述项目的开发过程中,张和秦成为股东的房地产公司给了张艾嘉一辆保时捷,秦春团一辆宝马和一套房地产。张艾嘉以张忠的名义登记了收购的房地产。

2.2016年清明节后,被告罗洪海发现高速公路建设留下的大量石料堆积在柳江区林思村龙潭遗址(以下简称林思村石料场),由被害人侯海洋出租。他召集被告魏嫘祖、秦浦田、黄如瑞、罗武贵,夺取林思村石场的经营权,出售石料牟利。后五名被告威胁并封锁了林思村石场的工作,迫使侯某在同年7月将石场转让给罗洪海等人,但未获得石头转让费。随后,张艾嘉和秦春团出资并指定张永红(张艾嘉的儿子,另一起待处理案件)为股东,与罗洪海等人共同经营石场,截至2018年1月,石场总销售额为221万元。在此期间,2017年春节前,张永红和罗洪海等人从采石场获得了20万元的部分非法收入。

(三)贿赂事实

自2010年起,张艾嘉、秦春团亲自或在张艾嘉、秦春团的安排下,贿赂赵平初、谢启托、魏海、魏炳美、魏卫东、兰向异、弘毅士兵等公职人员,以在黑社会组织发展中进一步谋取经济利益,树立组织威信,通过贿赂国家公职人员寻求非法保护,依靠“保护伞”发展组织力量,打击竞争对手,增加组织政治资本。

网络图片

1.贿赂赵平初42万元。

从2010年7月到2015年7月,张艾嘉三次给赵平初送去共计22万元的现金,目的是为了与时任柳州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政委的赵平初保持密切关系,以便以后能得到照顾。2017年10月和2018年8月,该组织成员因两次在卡卡酒吧打架被公安机关逮捕。时任柳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的赵平初接受了张艾嘉的请求,两次帮助查明案件并为被拘留者说情。为了表示感谢,张艾嘉两次给赵平初寄去10万元现金。

2.向谢启托行贿23万元

2010年6月,张艾嘉成功办理了柳江县“心舞飞扬”娱乐城的相关证照。他请求时任柳江县公安局局长的谢启托提供帮助。为了表示感谢,张艾嘉于2011年1月以现金形式给了谢启托17万元。2013年8月,张艾嘉给了谢启托6万元现金,让他与时任柳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的谢启托保持密切联系,以便日后得到照顾。

3.贿赂魏海5.2万元和一套红木桌椅。

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张艾嘉给了魏海红一套木制餐桌和椅子,以保持与时任柳江县公安局局长魏海的密切联系,这样他以后就可以得到照顾。

2016年上半年的一天,为了帮助因打架而被拘留的张穆萨,张艾嘉受到了较轻的处罚,他通过威海的司机请求脚趾威海在此案中提供帮助。为了表示感谢,张艾嘉给了魏海5万元现金和价值2000元的真龙烟。

4.用1万元人民币和6.246万元混凝土贿赂魏炳美。

2016年8月,秦春团要求时任柳江县公安局副局长魏炳美在此案中提供帮助,以帮助因收受赃物而被拘留的秦某减轻处罚。为了表示感谢,秦春团给了魏炳美1万元现金。2017年下半年,张艾嘉要求魏炳美在此案中提供帮助,以帮助因赌博被拘留的“阿连”得到更轻的处罚。在此期间,魏炳美以在家乡建造篮球场和房子的名义,从张艾嘉和秦春团经营的公司那里拿走了196立方米的混凝土,价值6246万元。为了改善与魏炳美的关系,张艾嘉和秦春团经讨论后没有收取费用。

5.贿赂魏卫东4万元和一部“苹果”手机。

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张艾嘉和秦春团请求时任柳江县人民法院副院长的魏卫东帮助涉嫌贩毒的张小元减刑。为了表示感谢,张艾嘉给了魏卫东2万元现金和一部“苹果”手机。2017年9月,张艾嘉要求魏卫东帮助他的弟弟伊恩获得从轻处罚,他涉嫌非法经营。为了表示感谢,张艾嘉给了魏卫东2万元现金。

6.贿赂兰向异48万元。

2018年5月至7月,张艾嘉和秦春团请求时任柳州市公安局柳江分局警官的兰向异提供帮助,以帮助廖晓宇和张玉玉涉嫌贩毒和制造犯罪。秦春团三次给兰向异寄去总计48万元的现金。

7.向弘毅士兵行贿3万元。

秦春团在2018年春节前给了弘毅士兵3万元现金,以便在柳江区一栋建筑的土方工程运行期间,与时任柳江区城管行政执法大队扬尘和泄漏小组组长的易洪兵建立良好关系,这样他的渣土运输车队就可以得到照顾,其他竞争对手也可以受到攻击。

此外,起诉书还指控类似黑手党的组织从事多种犯罪活动,如非法占用农田、伪造公司印章、寻衅滋事和阻挠公务。

第二,张艾嘉出售和制造毒品

1.2010年5月,被告张艾嘉与胡忠(另行处理)共同出资,计划从云南购买海洛因并运回柳州牟利。之后,张艾嘉让莫文怡(单独处理)联系云南卖方王根华(单独处理),并安排秦丁于(单独处理)为他检查药物。同年6月7日,张艾嘉、胡忠、秦丁于和莫文怡从南宁飞往云南省昆明,然后转到云南省德宏州芒市,与王根华会面,讨论海洛因的购买事宜。经过谈判,张艾嘉和胡忠提前回到了广西。同月,张艾嘉和胡忠分别向王根华指定的两个银行账户转账12万元和18万元,共计30万元。王根华立即将四片海洛因(每片重约350克,总计约1400克)交给云南的莫文怡,莫将它们带回张艾嘉出售。

2.2015年左右,被告张艾嘉得知魏显能可以提供制造药品的原料后,决定向魏显能购买羟基亚胺(单独处理)。从那以后,张艾嘉开始从魏显能那里购买大量的羟基亚胺,并在生产氯胺酮后将其出售给张家庄(另一个案例)牟利。2018年6月初,魏显能再次从江苏购买了10袋羟基亚胺,并以每袋6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张艾嘉。张艾嘉指示张家庄和魏贤能交出原材料。同月,张家庄和张佳俊(分别处理)按照张艾嘉的指示,两次开车到柳州市柳江区的ktv停车场,从魏贤能那里收到10袋羟基亚胺,然后将他们拉到柳江区城团镇红宝石村张家庄的老家。此后,张家庄和张佳俊购买了药物制剂和工具,张佳俊等人将上述所有原料、制剂和工具转移到鲁比村的“大、小石盆山”(地名)。张家庄制造了60公斤氯胺酮并出售。被偷的钱被交给张艾嘉分发。

总而言之,在2018年10月张艾嘉被捕之前,他从贩毒中总共获得了1300多万元的非法利润。张艾嘉将上述资金用于公司运营、购买房地产、车辆等。

网络图片

此外,起诉书还指控张艾嘉非法持有一把仿制的64手枪和五发子弹。

公诉机关认为:

被告张艾嘉是黑社会组织的组织者和领导人,对该组织所犯罪行及其个人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张艾嘉的组织和领导通过暴力、威胁和软暴力等手段组织非法犯罪活动,形成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黑社会组织。强迫他人退出招标、倒土、转让采石场或者购买石料的;擅自占用林地进行非法采矿的;伪造公司和人民团体印章的;其组织成员多次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随意殴打他人,情况很糟糕。组织成员使用暴力、威胁手段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该组织成员故意伤害他人,造成一人重伤,一人轻伤;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将财产给予国家工作人员并贿赂他们;此外,被告张艾嘉还违反国家药品管理条例销售和制造药品。违反国家枪支管理规定,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强迫交易、非法占用耕地、伪造公司和人民团体印章、寻衅滋事、妨害公共事务、故意伤害、贿赂、贩毒、制造和非法持有枪支的,依法追究非法持有枪支的刑事责任。被告张艾嘉犯了几项罪,将受到合并处罚。

被告秦春团是黑社会组织的组织者和领导人,应对该组织所犯的所有罪行承担刑事责任。秦淳的组织领导以暴力、威胁、软暴力等手段组织犯罪活动,严重扰乱了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强迫他人退出招标、倒土、转让采石场或者购买石料的;擅自占用林地进行非法采矿的;组织伪造公司和人民团体印章的;其组织成员多次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随意殴打他人,情况很糟糕。其组织成员通过暴力和威胁阻碍国家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该组织成员故意伤害他人,造成一人重伤,一人轻伤;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国家工作人员财物,贿赂国家工作人员的,对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强迫交易、非法占用农用地、伪造公司和人民团体印章、挑衅、阻挠公务、故意伤害罪、贿赂罪追究刑事责任。被告秦春团犯了几项罪,将受到合并处罚。

该组织的其他成员魏嫘祖、罗洪海、张忠、魏海禄、张家坟、秦浦田、黄如瑞、梁朱仙和罗武贵分别被控加入黑社会组织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伪造公司印章罪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目前,审判正在进行中,预计将持续4天。

新闻评论

酒吧的砸碎导致了柳江的毒枭。

2017年4月和6月,柳州市中山路青云大厦的一家酒吧被砸了两次,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经过一年多的认真调查,工作队逐步查明了一个以刘江国民张艾嘉和秦春团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其主要经济来源是毒品制造和贩运,涉及其他非法和犯罪活动。

2018年10月4日,张艾嘉、秦春团等13名主要嫌疑人被捕。

张艾嘉被警察逮捕了。(绘画警察)

截至今年5月,专责小组已拘捕128名犯罪团伙成员,侦破69宗各类刑事案件,检获2支钢珠枪、4支仿制64手枪、2支钉枪、15发子弹、一批管制刀具、8公斤“金粉”及43克海洛英、一批前体材料及配料,并检获525万元现金、11万元港币及51辆汽车。扣押25辆汽车(包括12辆路虎、宝马等汽车),扣押20套涉案财产(价值约2500万元),扣押200多个涉案账户(冻结资金90多万元)。

三名公安局长“落马”

在“六·三”重大黑人案件中,仍然存在公职人员充当“雨伞”的问题。

相关报道:重量大!谢启托、魏海等9人因“雨伞”被捕!对于黑老大平台,收取“保护费”!

其中,柳江公安局的三名前局长尤为引人注目。

赵平初,柳州市公安局原研究员,原刑侦支队政委(2005年3月至2009年3月,柳江县公安局局长)。从2010年到2018年,他接受了一个与毒品有关和与黑人有关的团伙组织的头目张艾嘉的请求,为被拘留的与邪恶有关的人员说情,并多次收到一大笔钱。此外,它还涉及其他违反纪律和法律的行为。

谢启托,柳州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交通警察支队前处长(2009年5月至2012年7月,柳江县公安局局长)。2011年至2013年,他接受了一个与毒品有关和与黑人有关的团伙组织头目张艾嘉的请求,为其业务活动提供帮助,并接受了其巨额财产。此外,它还涉及其他违反纪律和法律的行为。

相关报道:独家报道!充当一把“雨伞”来感谢他的两面性生活!同事们认为他“才华横溢”,他的父亲是“骄傲的儿子”

魏海,原柳州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支队支队长(2012年9月至2017年7月,曾任柳州市公安局柳江分局局长)。在任职期间,他仍然公开与毒品和黑人犯罪组织的头目张艾嘉沟通,并充当他的平台,帮助毒品和黑人犯罪组织的成员请求帮助,并充当毒品和黑人犯罪人员的保护伞。此外,它还涉及其他违反纪律和法律的行为。

柳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柳江大队前队长魏翔利用他的职位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违法。他向涉毒和涉黑部队通风报信,披露办案秘密,帮助涉毒和涉黑人员逃避处罚,并充当涉毒和涉黑人员的保护伞。此外,它还涉及其他违反纪律和法律的行为。

2018年12月25日,柳州市纪检监察宣布,柳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交警支队支队长谢启托涉嫌严重违纪,接受柳州市纪检监察委员会的纪检监察。

2019年4月9日,柳州市纪检监察部门发布消息称,柳州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支队支队长魏海(原柳州市柳江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原柳州市公安局柳江分局局长)涉嫌严重违纪,接受柳州市纪检监察委员会的纪检监察。

2019年4月30日,柳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贿赂罪对谢启托、魏海作出逮捕决定。

2019年5月4日,根据柳州市纪检监察部门的报告,原柳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副队长谢启托和人口管理支队副队长魏海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并担任公职。

2019年8月2日,今日记者获悉,融水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柳江县前两个公安局局长谢启托(谢启托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督调查时是柳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的前处长和队长)涉嫌受贿。 魏海(魏海是柳州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支队前处长、副队长,接受纪律检查和监督调查)涉嫌受贿和高利贷,并依法向融水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豪华别墅被依法查封。

6月18日上午,在柳州市柳江分局依法查封了张艾嘉拥有涉毒资产的豪华别墅,这是自治区禁毒打黑系列活动和2019年全国禁毒宣传月。

柳州UNODC供应地图

张加爱占地面积有两三亩的豪华别墅,装修精致,院内亭台楼阁,墙壁雕龙

高频彩app 上海十一选五 中华彩票网 北京11选5

© Copyright 2018-2019 perisareljic.com 苟江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